虚无缥缈

(没定)原创同人

文2      第一章生
不知过了多久,意识终于从动荡的黑暗中醒来,四周依然温暖,感官从朦朦胧胧,变得清晰。包裹的感觉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滋生出幸福的错觉。真的好想就这么继续睡下去。
等等,这感觉有点不对!!
突然,突兀的震动感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安宁,紧接着就是剧烈挤压和强烈的窒息感,全身难受得就像被塞进了裹满海绵的水管里,黑暗的空间一阵一阵的收拢,让人反应不过来。这是要谋杀啊!痛!很痛!这感觉就像要把我的骨头全部都扭一扭,拧下来!这力道向里就是要碾碎压缩,就像要故意折磨我。
痛苦好像永无止境,但也终于精神恍惚的熬到了尽头,慢慢的挤压从头到脚的脱离了。黑暗退去,寒冷刺激着全身,刺痛皮肤。身上被剧痛折磨得软绵绵的,一切都好像烙着刀锋,身体被按得动弹不得,就像脱水的鱼一样,无论怎样挣扎,都毫无作用。“咔嚓”是刀锋切肉的声音,肚子抽搐般的剧痛,血液的流失,让腹腔里的热流空了一块。血腥味充满鼻腔,让人难受。我这是怎么了,要挂了么!没多久,就感觉一块巨大粗糙的东西整个裹住了我的小腿,快速的把我倒提了起来,还颠了颠。
顿时天旋地转,一种想吐的感觉搜破胸而出,“啪!”的屁股上一痛,震得我“哇~!”的干呕出来,好像要把自个儿心脏给吐出来,停都停不下来。
“哇!哇!哇!哇!……”房里震荡着响亮的哭声,回音经久不息。
慢慢的哭声停止了,这时除了周围人们匆忙走动所发出细碎的声音,没有一个人说话,一切都在沉默中进行,一切都井然有序。
大人们把孩子用雪水洗干净,用毛毡当襁褓把小婴儿一层层,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,用牛皮绳拴好。一个人已经恭敬的等候在门外,接下包得厚厚的包裹就被抱了出门。
四周一片冰寒扑面而来,疾烈的寒风透过厚厚的毛毡,割在被缝间的小脸上,刺痛。身体在层层叠叠的保护下渐渐回暖。往外看,只看得见陈红色蓝色和白色的的色块,只听得到嗡嗡的回响,我的听觉和视觉都蒙蒙的一片,显然是有问题。
刚刚的冷水澡,太刺激了,差点就把我冻死了,还是整个人倒提着丢进去的,这是想淹死我吗?
我一脸呆泄的软在布窝子里,现在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就是傻/逼了。
以我时常脑补而得到锻炼的想像力,不难猜出:完了,我投胎了!!
现在我的内心是绝望的,目前我就是一个小婴儿,还发育不完全,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带给我的恶意,现在连包我的襁褓角都看不清楚,更别说看看外边发生什么事了,如果有人对我不利,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襁褓裹得像个房子,沉重的料子,隔绝了外边的风寒,也压的喘不过来气,让人发虚,心里闷闷的,也不知道是被压的还是因为有些不妙的感觉。
我寻思跑这么远着这是要干嘛,是要给高人看看孩子的面相?还是生完孩子要换个地方住下?这偏远地区的气候加上奇怪得让人猜不出的口音,指不定是哪个地方的习俗。
应该快到了吧,然而过了许久,我还是没有被放下。这感觉就不对了,路好像永远走不完。这该不会是人口拐卖吧!
为什么这么久了,都还没把我放下来,现在我都有些饿了,却还感受不到奶的味道,按说再怎么折腾最后都会把孩子抱去吃第一口奶。但是,我的妈呢?没奶也可以喝别的奶吧?不吃我会死的啊!现在还没有大奶伺候,这就可以推测,有可能是这世的身母挂了,要么就是有人出于某种目的,想把母子从小分隔开,还不给请奶妈,粗略想想就知道有猫腻。这么着就有些茫然,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遇上这么糟心的事。我该怎么办?
虽然两条大手抱得挺温柔,但是抱我的明显是一个糙汉子!闻闻就知道了,太熏人了!再香的熏香也盖不住这味儿。又香又臭,呛鼻!我惶恐了一会儿,就无奈了,现在我一个小婴儿,荒郊野外的,就算出事我哭了面对一成年男性也反抗不了啊。回想起来,接生的人应该不多,除了洗澡的时候,都小心翼翼的,把我包得很严实,虽然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,可能是什么习俗吧。左右还活着,冲这对我态度,也该出不了大事。实在不行我现在也没办法啊,哎。
等了好久,那只温柔的大手才把香浓的牛奶用碗盛好,凑到我嘴边。
碗沿抵在下巴上,重得跟压了个秤砣一样。奶流到了嘴唇上,砸吧砸吧嘴就吃了进去。真满足,这牛奶味道真正。
吃饱喝足,血液都跑到了胃里,脑袋晕晕的,眼皮沉沉的往下掉,挡都挡不住。有着温柔大手的那个人可能看见我要睡了,抱起襁褓就拍起我的屁股,“啪!啪!啪!”的响,把我震得眼前一黑,差点厥过去。我心说:“大爷的知道你手劲大,拍人跟打鼓一样,可是我才多大?谋杀啊这是。”虚弱的动了动,可惜大手听不到我想的话,依然我行我素,震荡着内脏。
脑子越震越晕,眼前越来越黑,好像把脑花给摇成了奶油,眼皮耷拉下来,终于,啥都感觉不到了,搞得我总觉得自己是晕过去的。
世界变成一片黑暗,没有边界,不分上下左右意,识浮动在混沌之中;压抑如海潮一样涌来,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东西,孤独感随之而来,虚无吞噬着自我,急切又麻木的寻找追逐,确又漫无目的,感觉自我就要这样消散。
突然,坠落感拉扯着意识掉落进光明里。
醒了不知道多少时间,都没有什么事发生,盯着前边儿一片朦胧,只能发呆打发时间。这梦做得我真心累,感觉整个人生不如死的。偶尔“巨大”的男保姆会解开襁褓看看,按按我的肚子,就又原封不动的包回去。一来二去,模模糊糊的又睡了。
再醒来的时候是被尿急醒的,浑身一个抖机灵,身上一轻,襁褓就被像抖被子似的剥开了,吓得我差点滚出去。一双大手轻松的捞起两条软绵绵的小短腿,搂着走了一段路,视野依旧模糊。婴儿的身体太过脆弱无用,什么也做不到,连上厕所都要人帮忙,虽然这很正常,但总觉得有些羞耻,至少现在我没法适应。
“嘘~”那个人提着腿吹着口哨等着,瞧这熟悉的做法,这招我也用过,奶孩子必用,这肯定是中国人的习惯,就不知道是什么民族的人了,但也有可能是别的世界,没什么特别的,也并不能确定什么。
“噼里啪啦……”水流击打在金属上的声音清脆,一气呵成,爽~
大手颠了颠,包好襁褓,收功,一气呵成,完美。
但是,总感觉那儿有什么感觉不对?
接连几天都呆在同一个地方,除了眼前时常出现的红影子,和蒙了层鼓听不真切奇异方言。室内温暖,室外寒冷,不是被抱来抱去,就是吃吃睡睡,猪一样的生活,和一成不变,表面的平静。差点就忘了,那些不加掩饰的奇怪,当然,谁也不会防备刚出生的婴儿,一切都是赤裸裸的,微妙的差异。比如,为什么没有看到我的父母?为什么他们都是穿一种衣服?……什么都不知道,只有等。
现在还不是时候,一切都是未知,还需我发育完整后才能探明。
感官一天天的变得清晰,那些移动的人首先成了我的观查对象。平时,哪些穿着红色衣服的人都在房子里,除了必要的交流,平时并不说话,总是坐在地上念念有词,生活很是无聊。一天下来,在“保姆”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我醒的时间比睡的时间还多,动都动不了。
太无聊,干脆就除了有动静的时候,眼睛都想睁,就是这么懒,闭眼过日子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

  1. qaz虚无缥缈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来源:虚无缥缈